星球公民上集:回到未來

13) 混合穩態市場分享經濟之四:購物講究資訊全面兼透明,亦維護生產者免於劇烈競爭

PLANET CITIZENS OPENING PART

作者:彭耀階   Pang, Yiu Kai    May, 2013.

科幻小說體論著目錄

過了馬路,很快來到一間完全不像服裝百貨公司的建築物。又可以說,雖則全市劃分好了不同區域售賣不同貨品,但全市在外觀上卻一點也不像是售賣東西的地方。(1)

 來到服裝部接待處,見不到窗廚,更見不到服裝展示,裝修雖然甚有風格品味,但一眼看出已有數十年光景,特別之處在於一排排的長桌和椅子,長桌上擺放著數十台電腦。熙來攘往的顧客都是先到電腦螢屏前坐下,按一輪電腦,然後走到櫃台前找接待員。(2)

 「這就是購物了嗎?」我好奇地間。(3)

 「你代人不是這樣的嗎? (4)

 「服裝店都必定有很趨時又講究的裝修,窗廚,貨品展示。」(5)

「這樣豈不一間服裝店便要有幾條街那麼大間?」記者甲說。(6)

「怎會?而且往往只是一間小店。」(7)

「豈不毫無選擇可言,人家賣什麼你便要買什麼?(8)

 「怎會沒有?你可以光顧另一家嘛!(9)

 「你們都沒規沒劃的,都不知其他店在那兒和正售賣什麼款式啦!」(10)

 「靠親朋、或亂打亂撞、或告白等消費情報。一家看不對,就多走幾家。」(11)

 「不覺問題多多嗎?資源多的店於是可以操縱消費情報,從而霸佔市場,既霸佔了市場,就不用提供最充分選擇給消費者,結果你買衣服所花的錢當中有一個頗大比例是製造市場霸佔所需的成本,例如支付不必要的高昂租金將店開在人流必經之路,大造告白,替店做形象包裝,、、、、,這都無必要地造成生產成本的增加。換句話說,只要人人都能夠容易地接觸到所需產品的所有生產情報,上述的成本開支便都可以全部省掉!(12

「又是道理。」(13)

 「上面所提正好是我們這種交易模式背後的經濟哲學原理:一方面讓生產者不用費任何勁就可以讓所有找尋相關產品的人清楚準確地知悉他們的產品,另方面讓消費者不用費任何勁就可以清楚準確地知悉所有相關生產者的所有相關產品。此舉才可以確保市場透明,杜絕不公平交易和省掉無必要的生產成本。」(14)

他們於是帶我到電腦螢屏前坐下,螢幕顯示出多種選擇:男裝/女裝,成人/嬰兒/童裝,春///冬裝,棉///絨裝,內衣/外衣,上衣/下裳,本城,相鄰城,二百分里半徑範圍………‥,等大類別。就只不明白「範圍」的選項是什麼意思? (15)

 「那我怎知應該循那一種分類進入?」我問。(16)

 「任何一種甚至任何幾個你認為適當的選擇也可以。例如你可以只點選男裝便按進入,進入後便全都是男裝,再從中點選夏裝,進入後便全是夏季男裝,再從中點選麻質,進入後便全是麻質夏季男裝。不過,你亦可以一關始便點選夏裝、麻質及男裝三樣才再按進入,於是進入後你看到的也全都是麻質夏季男裝。設計者已先照顧到不同人有不同思路,讓不同思路的人也可以毫無困難地找到她/他需要的東西。」(17)

 「很聰明呀!往日我正好經常遇上無法從這些分類迷津中找到想找的東西,正因為設計者總不懂得人人思路不同,分類網絡應採多層多面地進行切割分類和進入方式,才可以確保人人都可以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18)

 「很可能並非腦筋問題,而是你代人都患有某一種思維傳染病。」(19)

 「思維都有所謂疾病,都可以傳染的嗎?(20)

 「當然可以!(21)

 「那麼這範圍選擇又是什麼意思?(22)

 「拿!現在你已選定了麻質夏季男裝丁恤,於是你想看有什麼款式顏色的實物照片供你選擇。這時問題來了,你要看遍全世界所有生產出來的款式,還是某一區所生產的?這範圍選擇正是這個用途。」(23)

「那我就選本城吧!不用地球付出運輸上的環境成本。」(24)

 「價格也比較便宜。」(25)

 「因為減省了運輸成本。」(26)

 「而且也減省了運輸環境稅。所有貨品都是要按運輸距離、運輸重量和運輸體積等方面徵收運輸環境稅的。」 (27)

 「我看中了這淺綠色,價格二百元。怎買?(28)

 「將這編號交接待員便成。他們會帶你去看實物,試穿等等。」(29)

 「我還有很多東西要買,待會要勞煩大家替我拿一些,可否?(30)

 老彭,你小擔心好了,我們每天都有人進城來買東西,買好東西後只需要告訴他們是那條村那個人的,他們明天早上便會將今天本村人買的所有東西都一車送到村莊裡來。」(31)

 「盛惠二百一十元啦先生。」(32)

 「怎麼不是二百元? (33)

 「十元是銷售稅。」(34)

「原來如此,沒問題了。是啊!弼時,我的月薪有多少,又該繳付多少入息稅呢?」我間。 (35)

 「政府並不徵收入息稅,而以徵收交易稅為主。你的月入現時為九千元,每季更改一次。」弼時答。(36)

 你們告訴過我,村民平均每週工作二十小時,對不?(37)

 「不太對,拿最高薪給的往往有不少計算不入工時的相關工作,例如閒來作相關思考,跟行家或志同道合者交流,諸如此類,若將這些非正規工作也一併計算,每週工時當不下五十小時。」(38)

 「還是拿非技術資深員工算吧,看來比較客觀準確一些。他們月入三千,算起來時薪約四十元,亦即五個工作時可以換到一件T恤。我代社會經濟大滑坡前中等富裕國家的非技術資深工人大約以兩個工時可以換到一件T恤,物質上又的確比你們富裕呢!(39)

 老彭,結論先別下得這麼快。我問你,這工人換到的是麻質的麼?(40)

 「啊!對不起,是我忽略了,兩工作時換的只可以是人造纖維。麻質的話大概也要五個工作時。」(41)

 「染料也是純天然,不傷害環境的嗎?(42)

 「我看並不是,天然無公害染料加上麻質的話,可能要八個工作時。」(43)

 「我們以五個工作時換到的,正好是這種T袖。你未來穿舊了,可以一手仍到樹林內,過幾年它又變成泥土中的養份。」(44

「百思不得其解呀!你們不重生產,更不重商。我們則從早到晚形形役役,工商業牟利掛帥,到頭來真正的物質購買力可能並不比你們高,消費更之遠遠沒有你們方便、資訊全面、透明和不虞陷阱。(45)

不過,我倒替生產者有點擔心,先前你們提過社會的制度是要消除生計競爭,但產品資訊全面和透明豈不意味生產者必須要面對非常殘酷的競爭?」(46)

「老彭有所不知,我們有多種機制將競爭減弱。就拿竹傢俬作例子吧!遠處來的傢俬要加上運輸成本和運輸環境稅,於是比我村生產在本地銷售的加多了生產成本。」(47)

「明白,不過另一方面,你們說過竹傢俬是村的強項,而資訊又透明全面,豈不連近處的其他生產者的生意都給你拿下?」(48)

「原來村決策組的另一正面副作用就是令到我們沒法以強項打跨其他競爭者。因為即使我們不愁賣,也沒有那麽多竹材,我們只可以調高售價來增加收入,結果大大減弱了其他鄰近生產者所面對的競爭,於是他們也可以輕輕鬆鬆地生產竹傢俬。」(49)

「不會有私企顧請你整條村替他們大規模生產嗎?」(50)

「不會。因為即使能牟利,正如剛剛提到私企要交寬階梯累進利得稅,大規模投資所得利潤往往會被政府拿走一大半以上。」(51)

「原來如此。但上述機制都p是刻意為減除競爭而設,可說只是維護生態之餘的正面副作用。」(52)

「所以我們應要順應自然之道而行,道理就在這裡。原來大自然之內的事物環環相扣,你這邊廂做對了,另外幾邊廂自自然然便都妥當。」(53)

「明白。你們不重商,但工商業之道卻遠勝我們。」(54)

 「無他,若只從機制層次講述,你們欠了架構性的系統協作,而只一味讓個體在社會共同訂定的契約之內盡情牟取私利,而從不理會這種珠甾必較、寸土必爭的心態和機制令到整體系統性的架構無法建立,原來在系統上縣城的主要功能就是為兩小時車程內的各村落提供購物和服務的中心,若無此系統理念,小者如村民購物後的付貨安排;城內售賣者若盡是零零星星各自為政的商戶,自必然沒法辦到。」(55)

 「再一次強調,只讓個體在社會共同訂定的契約之內盡情牟取私利,不可能藉此令到整體系統性的架構建立起來。」 (56)

 「我們的理念無非就是不自覺地讓人以城市為家園,由村落提供糧食及資源。我們也曾有近半個世界實行了數十年由政府統一籌辦的共產經濟,結果還是失敗收場。」(57)

 「剛才你所提到的情況,看來要等研究機構進行探討,但我初步聽來則認為仍然是由於欠缺系統協作,另外再加上瞎規劃所使然。」(58)

 邊高談寬論邊跑了幾個街口,一應衫褲鞋襪傘帽背包便都買齊,最難得是各人雙手仍是空空的,不用揪著大包 細包的諸多不方便。(59)

 「這樣購物認真寫意,我代師奶們知道一定不得了,肯定個個嚷著要坐時光機移民過來。」(60)

 老彭,我看未必,你剛才所說的工人買一部電腦要多少工作時?訪平間。 (61)

 「我看要百來個工作時吧!(62)

「我們動輒都要數萬元以上一部,亦即要一千個工作時以上。」(63)

「看來電子產品是你們的昂貴得多,即是說我暫不夠資格自己擁有一部。」(64)

「村內有公用的,你每天可以分配到半小時使用時間。」(65)

 

夠我上網還是打機?就是啦!小孩子豈不是沒得玩電腦遊戲?」(66)

「我們規定了,二十歲以下的人都不可以玩擬真遊戲,例如電腦或電子遊戲。」(67)

「是何原因?」(68)

「人的腦子不斷收受來自外界的聲光感覺等訊息,並且不斷進行處理,包括分析和理解,而且是在不為人的意識所察覺之下進行。人的自我意識更會和這些訊息及對其所作的分析和理解進行互動,自我會 因此受到模塑,年紀愈少,所受到的模塑作用愈大。我們相信,大自然和與大自然契合無間的文化環境能夠給與成長中的人最佳的模塑作用,但擬真遊戲令人收受此類來源的人為訊息,高腦力投放處理則令到此等非真環境訊息的模塑作用被倍大,結果會令到成長中的人在讓外界環境模塑的過程受到扭曲,以致人在心靈,智能和行為上的成長會被劣化。」(69)

「原來如始,幸好我是長大後才有機會接觸到電子電腦等遊戲。」(70)

「全都是最新形號嗎?」 我繼續問。(71)

「都是。」(72)

 「都買了多久?(73)

 「最舊那一部是二十年前買的。」(74)

 「現在仍是最新形號嗎?(75)

「仍是。」(76)

 「啊!難以致信啊!二十年前的電腦仍是最新型號,還有就是,用這麼多年不怕舊得要常常修理嗎?。」(77)

 「通不過耐久測試的產品都不能賣的。這條法例實施了近萬年,由球決策院提出及通過。」(78)

 「我代人在經濟大崩潰前都是每月都有更佳功能的電腦推出的呢!(79)

 「有這個必要嗎?(80)

 「我個人也認為沒有這必要,而且也非常之不環保。」(81)

 「何解不環保?(82)

 「用上不過幾年,當中有組件壞掉也買不到更換的,只好又買一部新電腦。」(83)

「豈不賺多多錢也只夠買電腦?(84)

 「那又不是,一部新電腦只用我二十來個工作時。」(85)

「看來你們的物質又確是很豐盛呢!(86)

 「看來這物質豐盛只是藉著對人的勞役和對大自然的任意剝削而得。」(87)

「人怎麼會任由勞役。」(88)

 「鼓吹物欲,虛榮,將人哄到城市裡來。城裡沒法自耕自足,必須出售勞務,老闆們則巧妙地令到勞動力供過於求,工人則別無選擇,只好賤價求售。」(89)

 「原來如此。快中午了,不如在河邊找一間餐廳坐下。」(90)

下頁    NEXT PAGE     上頁    LA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