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公民集 :文明大檢討

(23)整全思考方法論二:還原主義與思維塊體

PLANET CITIZENS OPENING PART

科幻小說體論著目錄

作者:彭耀階   Pang, Yiu Kai    May, 2013.

四者是你世代人的認可推理工具只有邏輯和語理分析。當你只動用這兩思維工具時,很容易會不自覺地落入還原主義的模式之中,每一陳述句都需要清楚界定當中每一字,詞和陳述單元,同時每一定義陳述亦有同樣需要,否則都有被他方挑戰和遭扯離原來陳述句議論目標的機會。論者除掉要替原來陳述句加添不少定義及或補充陳述之外,每一加添的定義及或補充陳述也要作同樣的加添陳述,如此類推,可以永無止境,結果存心玩弄異見的人都很容易使用這技倆令到好議論都變成很多人認為需要再三針酌的有問題議論,但這是間接,而非直接價值遭異化所帶來令議論平白耗費唇舌和時間的情況。 」(1)

「何謂還原主義,何以剛才所說不是技術不完善問題,而仍然是價值問題?」(2)

「自然科學上的還原主義就是視整個宇宙全由時間,空間和空間内的物質所組成,而物質則是由若干種基本粒子所組合而成。因之一概自然科學原理和理論都必須要能夠還原為上述的三大基本元素,不單止生物,甚至人的精神活動或現象亦然。同樣道理,議論上的還原主義就是每一陳述都應該由清楚界定或其含義合乎辭義通則的字,詞透過合乎邏輯和語理的方式組合而成。(3)

只要你是以探求真理,真相或者最佳意見為依歸,一旦議論的經驗多了,必會發現還原主義的問題,必定會盡量摸索理解他方心想表達的含義,而不單憑字面義去盡量尋找他方議論内可攻擊之處。有必要質疑他方論點時,亦必先要求他方先 釐清可質疑之處,這種態度方可以免卻爭論點無窮無盡層層後廷。反之,若論者的心態只在於辯贏他方,爭論點層層後廷乃經常發生之事。由於這種議論問題並不依靠議論技巧完善才能解決,只要各論者對此都有所認識,並且能夠忠於議論的應有價值便成,所以仍然是個價值異化問題。 」(4)



「爭論點層層後廷,並不限於陳述語句的含義本身,任何陳述的成立(valid)與否,真確(true)與否,都可以層層後延,對否?」(5)

「一半對。這也是還原主義的問題。一項陳述成立與否,先假定邏輯結構没問題,還要視乎前題是否真確或成立而定。而該前題陳述成立與否,又要視乎此前題的前題是否真確或成立而定,如此類推,可以層層向戶後 刁難,是為第五項異價文化破壞議論的情況。」(6)

「不過,一項陳述真確與否,則視乎該項陳述是否可以還原為可由不同人重覆的公有經驗,科學原理或法則,或者還原為已確立的符號意義,符號法則,還有演繹法則等等。這是唯一可以還原至最根本的認知單元,可以不無窮後設的還原。 」(7)

「還原主義會否是個有問題的主義?」(8)

「可以這樣說,因為不管自然科學也好,任何議論也好,從來就未有人可以還原至最根本的單元。不過,另一方面,我們亦不可以因此就不還原,否則一項陳述的成立或真確與否往往並没有其他途徑可以確定。在自然科學上,除掉將物質還原為基本粒子之外,亦没有人可以發展出非還原主義的模型出來。但亦正因為一項陳述的這個特點,一個不是誠心求真的懷疑者必定可以借此對任何陳述作出需要不斷層層後設的挑戰,從而令議論没完没了。(9)

所以,對於社會,文化,哲理上的議論,我們採用塊體推理,例如說:   『這個盛會值得我們動用非常多人力物力來完成。』這個陳述之所以成立,必須要還原撿視兩個前提: 『老彭是個從遠古降臨的人。』『老彭是個精神健全,具備豐富常識和史識,而且心地誠懇的人。』上面兩個陳述都有需要進一步作還原撿視,以確定其為成立與否,真確與否,因之它們並非最根本的認知單元。但為了議論能夠銇順i行,不用抖纏在無關宏旨的毫枝末節之中,我們的撿視乃至於此等陳述句為止,先設定它們成立或是真確,並且稱這類陳述為塊體陳述,於是所有塊體推理過程若需要作還原撿視,都只是還原至塊體陳述為止。 」
(10)

 

「不用說推理過程確是快速了很多倍,但塊體推理的有效則建立在其塊體陳述皆為真確或成立的預設之上,最後我們還不是要對之逐一作出還原撿視以確立整個推理為成立的嗎?」(11)

「說得對。不過對於旨在求真的人,可以在遇上有懷疑的塊體時才對之展開還原撿視,沒懷疑則可以整個論證鏈或論證網全由塊體組成。這種推理更加可以突顯論證的主線,不容易出現議論迷失現象。除此之外,另一更為重要得多的效用就是在社會,文化和哲理性的探討方面,不會出現長篇大論,窮徵極引都只可以處理一處非常夾窄的微觀範圍,結果導致宏觀層面的事物無人處理。」(12)

「不覺得你的立論太粗疏了嗎?就讓你可以借此論到整體或宏觀事物,又怎樣?若可靠程度不足,人家可以拿你的所論來解決社會問題嗎?」(13)



「老彭,看來太粗疏的不是我,是你。」(14)

「此話怎講?」(15)

「一者,可靠程度怎樣才算足夠,誰來定奪?你世代的芝加哥學派,廢利民經濟理論還不夠瑣細入微,窮徵極引,最主流建制治學方法論的翹楚,諾貝爾獎也不知拿了多少個,結果呢?還不是數十年間便弄得全球經濟一夜倒下,各國政府只好狗急跳牆,紛紛搬出建制學者天天嘲笑的印銀紙方法挽救,原來又没有出現建制學者視作老生常談的惡性通漲,真真奇哉怪也!經歷了這個教訓,我們若依然將這套治學方法視為圭臬典範,那就不單止是太粗疏,簡直就是太冥頑不靈呢!(16)

還有。不管徵引還原夠不夠詳盡,夠不夠徹底,政府和人民都必得拿出一套套的社會整體應付方案,但由於所有學者都受制於建制内主流的精細化微分化的治學模式,結果沒有人作整體性的經濟論述,以致他們所決定採行的方案,十之八九都只是太上感應,毫無理論可言。既然如此,何不採納我世代學界的塊體推理模式,就當作一如你所說的不精不細,但總遠勝於不住要拿些太上感應,毫無理論可言的方案出來吧!」(17)
                                             
「噢!對呀!腦經絡又一次給你們打通了。我世代正是如此,二戰後社會,文化和哲理性的論著多如恆河沙數,但論述及至宏觀層面的則絕無僅有。這現象其中一個在經濟學方面的後果就是廢利民主義一論獨大。個人獨力論述整個經濟架構的話,根本就不可能在萬論爭鳴的二戰後世界做到瑣細入微,窮徵極引,結果在還原主義的學術框架底下被視作學術水平不足。反觀廢利民主義,此論最合大資本家,跨國大企業大財團何車,(『廢利民主義最合大資本家和跨國大企業何車 』正好是一個塊體陳述,之所以列此為塊體,乃因為在經濟原理或時事上具一定常識之人都會對此有所了解及認同。)他們於是都投放巨大捐款在有關理論的發展上,令到這一套而且僅僅只有這一套整體經濟秩序架構可以做到瑣細入微,窮徵極引。相較之下,所有其他異論盡都被學術建制中人扁抑為不夠嚴謹,即使在機制推衍上非常有說服力,與一般人日常可以經驗,可以觀察到的現象非常吻合,亦都依然受不到應有重視。(18)

於是有大財大勢者都懂得利用這套手法將學術意見玩弄於股掌之上,隨利之所在打造權威學術意見。不過,如果主流學界用的是這一套塊體推理,獨立鑽研者都可以在同等學術嚴謹(並不就等同正確)的層次上挑戰及或揭破廢利民主義,同時學術意見亦不虞受到操控。」
(19)


「也可以從不異價的聽者角度來了解推論流程:   在預設所有塊體陳述皆為成立或真確的前提下審視整個論證網絡是否成立,然後將不能確認是否成立
或真確的塊體陳述逐一抽出 另由其他人作還原檢視。」(20)

 

「六者是瑣細主義:以論者立論不夠詳細作為否定一個論說的理由。而實質

上,任何論說,只要還有論述更加詳盡的空間,都被視為不夠詳盡;不理會任何最最詳盡的論說都可以找到多不勝數可以加倍詳細論述的地方,令到論說可以沒完沒了。」(21) 

「以我理解,不夠詳盡的論說確實問題重重,因為反面證據很可能正好藏在忽略掉的細節之中。讓我舉個例子,遠足地圖。詳盡的地圖,等高線每十米高一條。若你從等高線分隔看到一個斜坡的傾斜是三十度,於是你可以放心行上去,不用怕中途會遇到危崖擋在途中。因為即便有,而等高線並沒有顯示出來,則這幅山崖必定少於十米,因為若高於十米的話,每隔十米有一條的等高線必定可以顯示出來。不夠詳盡的地圖,例如每隔一百米高才有一條等高線的,你拿這地圖上同樣的斜坡途中若有一座九十米高的危崖,你的地圖未必一定可以標示出來。十米高的山崖,通常你可以繞過旁邊繼續往上走,九十米高的山崖則往住並不可以。」(22) 

「老彭,看來你所提的例子是拿來支持我的論點,而不是你的。登山地圖固然是愈詳盡愈好,每相差一米高便有一條等高線豈不更好?但為什麼沒有人使用這種地圖呢?不就因為「並非」愈詳盡愈好嗎? 」(23) 

「啊!對呀!你提醒了我,十米等高線已經少人用,多使用二十米的。」(24)

「知道是什麼原因嗎?」(25) 

「現在知道了。一米等高線圖雖然令你可以對地形的高低起伏掌握得更加清楚,但一次旅程你都要背著千計的地圖,令你舉步唯艱。」(26) 

「還不止此呢!你經常要借地圖等高線所顯示地形來對照現場地形,於是知道自己正處於地圖上什麼地方。但這種太詳盡地圖所能夠顯視的範圍太細少,難以達到上述的功能。」(27) 

「議論也如是,太過詳盡必會流於尾大不掉,浪費論者和聽者的時間。兼且,議論有異於等高線地圖之處,是每個陳述句都可以有所根據,於是該句的意義範圍內的事物都成立。例如我說「人是高度可塑的動物」。要不要加以詳細論述,首先視乎此陳述句在議論中的位置是主角還是閒角。是主角的話當然要列出理由,是閒角的話則可以由得聽者在有懷疑時自行查證。其次是,有羅列理由的話,看那是科學結論,例如抽樣研究,抑還是推理性質。若是科學結論的話,那就是個終極依據,無必要的話可以到此為止。若是推理論述的才有需要加以解釋。依此安排,這個陳述已經可以涵蓋全人類,並非非得要長篇大論不可。」(28)

下頁    NEXT PAGE        上頁    LA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