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公民上集:回到未來

7)  自然道治

PLANET CITIZENS OPENING PART

作者:彭耀階   Pang, Yiu Kai    May, 2013.

科幻小說體論著目錄

翌日,早餐完後,全民齊集到村外面做早會,由當中一位資深村民講述相處共事之道,尤其是議事倫理:設法理解另方含義,而非刻意歪曲;尋求真相,而非辯贏另方;……」(1)

想不到呀!小小一個村莊,也充滿金石良言。反觀我代社會,上至議會,下至民間小組,無不以歪曲另方詞義為能事,無不以辯贏另方為目的。(2)

「無非經驗教訓,小川並非我村哲理特別出衆之人,談經驗則尤刃有餘,你世代人的腦筋又真的差了一點。」慧思說。(3)

「我看並不由於腦筋,而乃由於心態。」(4)

早會過後,就是晨運,有登山,打太極,跑步,早操等,不一而足。九時正,大家又都已沐浴更衣,齊集到飯堂,原來正要召開年度全體村民大會。(5) 

「村長可否講解一下村的制度?(6)

「這樣,今天就讓慧思弼時態康訪平等整天陪著你,讓你可以對我們的社會制度文化好好了解一下。」(7)

「誰是訪平?(8)

「就是昨天晚上跟你一起吃晚飯的那位電視台記者。」(9)

「太感謝啦!村長,全都是智慧高深、各勝擅長的高人。」(10)

大會開始,我問:「議程由誰擬訂?(11)

「人人都可以,日日都可以,將想到要提出的議題交到理事會整理,理事會再將類同的議題歸作一條議題,重新擬訂,並於會前數星期公開。提出議題者若認為不妥,可找理事會提出修訂。」(12)

「竹傢俬是村的主要收入來源,但我們花於此的時間和人力都不多,何不多伐些竹,反正竹多的是,多製作些傢俬出售?」有村民建議。(13)

「現時竹的砍伐率已達上限!這亦解釋了何以不多投放人力於這有利可圖的手工藝上。」有理事回答。(14)

「如何介定上限?」我問身旁的生態高人態康。(15)

「其實是指零干擾伐竹的上限。這裡竹的平均壽命是二十五年,當一株竹的壽命達到卄五歲,即便你不伐它,它也會死掉,所以即使村莊盡伐廿五歲的竹,對竹的生長繁殖不會構成任何影響,但若再多伐的話則又不同。(16)

「現時村只可以給每人分配每天半小時的使用電腦時間,多數人都認為很不足夠,增加收入可以讓村多買些電腦,不是好事嗎?」村民乙說。(17)

「增加伐竹恐怕難獲決策組通過,不如另闢財路吧!」村民丙說。 (18)

「甚麼決策組?村規不是在村民大會上決定的嗎?」我說。(19)

老彭有所不知。」慧思:「我們是四權分立社會,即行政、立法、司法、利益分配/監察和決策淸議。在村而言,行政和利益 分配/監察由全體村民直接參與,例常性質的行政和例常性的利益分配/監察交由全民選出的理事會和司庫代表代辦。村層面沒有立法組織, 於是乎都是決策淸議說了算。不嚴重的司法事宜先由理事會審理,與事者不服再交臨時村民大會審理,再不服才再交村外屬專業性質的區域法院。至於決策,則由全體村內的自然 使徒組成決策會進行清議、表決議案和選出組內行政人員組成決策組。所有人都可以參與決策會議和討論,但只有自然 使徒才有表決權。在村而言,決策組議決案就成為村規村章則。(20)

「既然決策組/會的議決案可以成為法律,還要立法權來幹什麽﹖ 」(21)

「在全球和各洲各省的層面,決策會的議決案只是法律章則的動議,必須交立法會議全民表決。」(22)

「什麽全民表決?立法會議不是具有若干個議席,而每個議席都是由民眾選舉產生,代表民眾去表決議案的嗎?」(23)

「村以上的各層,我們什麽都是由全民動議和表決,代表們只進行意見管理。」(24)

怎個管理法?(25)

一者是特別多人聽/看的議論,分門別類後集中張貼出來。有心人看完後可以提出議案,先看議案是否多人支持,而最多人支持的十餘個相關議案便交到立法會議上安排全民表決。二者是其餘議論,先將各不同人提出但實質內容相同的議論歸一重寫,重寫後的各不同議論先將之張貼出來,看有無人投訴他們的議論没有被收納。完成了這個程序後便可以重複前面一者的步骤。(26)

按你所說,你們採行的是直接參與的民主制度,而不是我代社會通行的代議制,你們豈不是到處天天都是遊行示威和暴動?(27)

對!我們採行的是直接參與的民主制度,不過遊行示威和暴動則絕無僅有。原因有二:一者我們擁有一個有效的,自各處大小地區至全球的意見網絡,若有人的意見不被採納,他知道那只是由於多數人並不接納,而 不是因為他的意見被掩埋,又或者因為不公義的背後動機而遭否決。二者我們杜絕了異價(見第5章第55、56、61、62、74、79段)手段,人民都具有足夠的公義理性,他們明白到若他的意見沒有被掩埋,又沒有因為不公義的背後動機而遭否決,而他們仍然訴諸遊行示威暴動的話,就不啻是以高壓甚至暴力置於理性探討之上。(28)

另外,按你所說,不是所有成年村民都是自然 使徒。」(29)

「對!都是要先通過評核才能成為自然 使徒不過,不是自然使徒只意味你在村決策組內 只有動議、議論而無投票,選舉和表決權,而在行政和利益權內你仍然擁有 一概動議、議論、投票,選舉和表決權。 (30)

「由誰評核?評核些什麼?(31)

「評核四方面:一是美感和悅樂感的認受,是否以大自然為最。二是自然及社會通識三是整全思維能力, 即邏輯集合、科學方法、模擬思維、系統思維、語理分析、 價值分析、不意識思維、直觀、內省、感受、等十種能力。四是無私程度。」慧思補充說:「評核什麼屬球政府決策權範圍,執行評核則屬球政府行政。」(32)

「那就一定不是全民都可以成為自然使徒,不怕決策組通過一些對他們較為有利的方案嗎?(33)

「他們可以製訂一些對所有人都較少利益的政策,卻不可以讓利益只向某部分人傾斜,因為此舉抵觸了人民的利益分配權。」(34)

「明白了,即是說,決策組可以定下必須以零干擾方式伐竹的村規,卻不可以立例讓自然 使徒有較長的用電腦時間。前者屬於令到所有人的利益都受制,不涉及分配不公平,於是村民大會無權否決;後者則不同,因為抵觸了利益分配權,故必會在村民大會上遭否決。」(35)

「你很聰明,一點便明。」(36)

此外,何謂決策淸議權?(37)

人類之中有一部份人先天上特别喜愛大自然,美感和悅樂感的認受以大自然為最,先天個性上亦較不自私只要將這部份人加以後天上的整全思維和自然及社會通識訓練,他們可以成為理想的大自然代言人;相信這也是大自然的安排。當這些人被培育或殷選出來後,就成為世上的自然 使徒,與及乎合資格加入成為決策淸議的自然使徒。(38)

他們豈不是擁有特權?(39)

不同意。只有在村莊內的決策議決案,在不抵觸村民的利益權的條件下才自動成為村規或村章則;除此之外,所有較高層次的決策淸議都是顧名思議的淸議,所有議決案還得交到立法會議表決。(40)

如何可以成為立法會議的選民?(41)

任何年满二十歲的人士。(42)

亦即立法權依然掌握在普遍人的手裡,這決策淸議豈不形同虚設?(43)

怎可以光憑制度本身作判斷?人心肉造,人有良知,理性能力,而且人影響人,正是清議所訴諸的要點。(44)

豈不是訴諸很不科學的觀念?(45)

決策即是決策,涉及的都是人類和眾生的發展方向,價值理念等的議題,這些範籌都不可以純科學方法加以探討,而必須要動員整全思考方法。(45)

噢!又一次給打通了我的腦經胳。不先有人類和眾生的發展方向,價值理念等,不由分說便推出代議政治、資本主義等政經制度,結果只造成物質爆炸、胡亂開發、文化崩壞、地球遭殃的局面,這也正好是我世代文明走向覆亡的主因。「對!何不索性將決策清議改為決策會議,全由他們制訂法律?」我問。(46)

「我們只是在制度上令到這類人能夠携手一起探討生命的價值和方向,和提出解決現下各種問題的方法,然後將這些方案提交公眾參考和作最後決定。正由於公眾要作出決擇,他們才會投入從選民的角度探討和了解事情,否則民眾就只會是被動的遵從,對整體的價值目標、人類演化方向、乃至有關理念、立論等都不會有確切了解,長遠來說並不利於人類;還未計算此舉會造成政策法規的低認受性,和自然 使徒們可能會以權謀私等。」(47)

「何解長遠會對人類整體不利?整體的價值目標、人類演化方向、乃至有關理念、立論等由更加超卓的自然使徒說了算豈不是更好嗎?」(48)

「老彭有所不知,社會的最高價值,不在於社會的制度措施得到最佳的打點安排,乃在於最大多數人得到最大程度的生命滿足。
(49)

「最大多數人的理性決擇又怎及得上那些經過精挑細選,精心培育的自然
使徒高明。即使你讓他們為自己的生命滿足作決擇,他們的決擇又往往是愚蠢又後悔難返的。一如我世代二十世紀初的人擁抱列寧/史太林式共產主義,結果落得比早期資本主義更嚴重更全面的剝削;人們於是又從鐘擺的一端盪向另一端,改為擁抱廢利民資本主義,結果又令到他們受到比共產主義社會更嚴重更全面的勞役。
(50)

「聽來有道理,查實只是無效的反駁。一者你所指的社會都不存在真正能夠體現民主的制度,更加没有長時間的實闡讓人民可以從錯誤中學習,怎可以據此認定長期奉行真正民主的國度内的子民也是同等愚昧?
(51)

「但你同不同意由自然
使徒說了算能夠更有效為最大多數人帶來最大的福祉?
(52)

「有條件同意,若不計算精神層次的最大滿足則是對的。但我們並不這樣看生命的滿足,生命的滿足除了減除痛苦和增加快樂之外,尚有與宇宙自然齊一地達到愛,美,知識和智慧的創造。若不讓所有人擁有決策權,不被賦予這權力的人亦即被剝掉在這方面發展的最重要機制。所以,我們寧可忍受社會採行較次的政策,也要讓所有人的心靈得到提升。
(53)

「既然都只是提供意見,索性將自然 使徒都撥入立法會議,結果不都是一樣嗎?」(54)

「結果會截然不同。一般人多只顧維護自已的利益,另有一部份關心他生的,則只會憑表象、慿對抗模式等去理解事物,自然 使徒們若零散地跟其他人混在一起,他們的想法在人單力薄的情景下必然會被週遭的人所忽視,他們的意見也就難於爬升至立法議論網絡的頂層。 而另設一清議權給他們,可以令到他們之間最後達成的議決案得到社會上及立法會議選民的最高度重視。」(55)

回望昔日的人類社會,深綠改革者的命運莫不像剛才訪平提到自然 使徒給混入立法權選民之中的後果一樣,他們苦囗婆心告訴世人必須怎辦怎辦,世人卻徵歌逐色如舊,終於爆發大大災難。(56)

慧思補充:「村佔去可供人類擺布的陸地面積的大部份,所以只要自然 使徒們在村的層次可以說了算,大部份可供人類擺布的陸地都不虞生態劣化 ,於是連帶海洋也不會。另外由於村決策組只是個最基層的權力小組織,其他更高層次的各級民選行政、立法和利益機關都必定可以有效地監察著村決策組的運作,確保內裡的自然 使徒不可能濫用他們的決策權。」(57)

「作為我那世代的救亡措施,删除大衆的立法權,就讓決策淸議變成決策會議,取代立法權,化算得來嗎?」(58)

「若不考慮怎麽可能,自然化算得來。這就等如譲世上的環保份子說了算,他們自必然會訂定有效的法規。問題只是這理想境況無異天荒夜談,根本任你們怎爭取也沒可能將之實現。」(59)

「萬一竟然可以呢?」(60)

「萬一原來竟然可以實現,那時又用不著這麽麻煩了。因為若果人類竟會讓決策清議擁有立法權,其深明大義的程度又已經足以在他們自已的立法會議中通過有十足效力的措施,已經用不著去爭取讓決策清議擁有立法權了。說來說去,可能還是不可能,讓決策清議擁有上下各層立法權都是多餘的設想。 除非是集權國的領導層忽然感受到大自然的呼喚,推行自然道治,讓決策清議取代立法權方有可能實現。」(61)

啊!對!看來我還得悪補一下推理能力。但這制度相當古怪,意義何在?(62)

「讓最終決策來自大自然,這叫自然道治。」(63)

「你是否想說自然使徒就是大自然的代言人?道治就是以服膺某一套理念作為治理國家的依據,但因為必定要假手一群代言人,擺脫不了人的問題,故此不能夠像我世代宗教或經濟理念的道治社會般任由一群代言人掌控著決策實權,代言人的任務只是得到社會賦與崇高地位來對各樣大小事情作出清議,其他人仍舊可以作出異論他議,社會接受誰的論議仍由全民作出決定。大自然可以透過這些天性特別熱愛大自然又不自私的人來清議治理地球,就為之自然道治。(64)

「可以這樣說,老彭的悟性頗高。」(65)

匪夷所思的政治觀念,一世人都不自覺地以為政治必涉及由那些人掌權,誰不知原來這裡的人可以包括大自然。(66)

「真的可以體現得到嗎?(67)

「沒有聽到剛才的議論嗎?決策組正好發揮了替大自然發聲並作決策的作用。」(68)

「現在村內很多人家裡都擁有藝術組的竹藝術創作傢俬和擺設,若拿到市場上,應賣到比普通傢俬高得多的價錢。」村民丁。 (69)

「對!將部分竹材改為製作竹藝術傢俬和擺設,那就不用增加伐竹,都同樣可以增加收入。」村民丙。(70)

「什麼藝術組? 」我問身旁的高人。(71)

「村內有非常多興趣小組,村民可以自由開設,大家花在發展興趣的時間可能比花在營生工作上的還要多。」態康回答。(72)

「那你們一週花多少時間在工作上?(73)

「一般都是二十小時。」(74)

「不覺得自己太懶散嗎?(75)

「噢!老彭不覺得自己預設了很病態的價值觀嗎?」高人們都眾口一詞地反駁我。(76)

「我們鄙視那些不做7-11的人。」(77)

「什麼7-11?(78)

「即是由早上七時工作至晚上十一時。」(79)

慧思:「不止病態,簡直是發 癲。」(80)

態康:「恐怕不發癲也支持不住。」(81)

「努力工作是人人必須盡的義務嘛!(82)

你這價值觀念是懸空的。我們都視維護、優化生命延續系統才是人人必須盡的義務。其他尚有盡量不為其他生命加添痛苦,最好還能夠減少他們的痛苦和加添他們的福樂。上述的義務是自然而又必然的,而你所說的義務則並不如此,並且很容易遭否定。」(83)

「如何否定?(84)

「例如你可以很努力成立跨國公司,把大片大片的山林砍除,拿來建房,做傢俬等等,以你的價值觀念而言就是在盡大義務,應予表揚。但我們明知這是個價值勃論,因為會對生命延續系統不利,故此不能成立。」    (85)

「何謂價值勃論,請賜教。」(86)

「即是若這價值成立,必然或「可以」抵觸根本的生命整體生存價值,或者可以抵觸勃論本身所標舉的價值。當然,這類勃論並非演譯勃論,而是歸納勃論。」(87)

「何以只抵觸了生命延續系統,而非抵觸了命題所標舉的價值,也算價值勃論?」(88)

「生命延續系統不存在,所有語言或經驗可以介定的價值都不可能實現。」 (89)

「我只可以認同若生命延續系統不存在,所有涉及生命的價值都不可能實現。」(90)

「即使只依你所言,已經足夠構成勃論。」 (91) 

啊!對啊!腦經絡忽然又給打通了一下。一切價值都不可以抵觸生命延續系統的價值,否則就是一個價值勃論。但某一個價值是否對生命延續系統的價值有所抵觸,則屬歸納推理的範籌。(92)

稍作退讓又如何?」(93)

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應該可以。例如萬一出現糧食短缺,可以通容大家網河魚,採野蠔。」(94)

「可以理解以生命延續系統的價值為先,亦同時保障了人類,否則糧食短缺時便只好吃草根,嚼樹皮。」(95)

「你們又好好教育了我,」我說:「替我拔除了得自一套自殘文明的謬見。對的,衣食既足,就盡量多投放時間於應做又愛做的事情上,不單不是懶散,更且是無比積極的生命態度。」(96)

「權力使人腐化,政府在制度上有什麼措施防犯高層官員腐敗營私嗎?(97)

「不單只有,更可說腐敗營私在制度上是不可能。」訪平說。 (98)

「最重要是在制度和文化上鏟除異價(見第5章第55、56、61、62、74、79段)手段,讀書就是為了求知,而不是為了考第一,撈博士,向上爬,利與位。」 訪平又說。(99)

「其二是性格傾向上不自私的人才可以當自然使徒,自然使徒才可以任官職。」弼時說。(100)

「怎知申請當自然使徒者自不自私?(101)

「首先,先前已談過,最關鍵之處,就是社會在制度上和文化上皆不容許異價(見第5章第55、56、61、62、74、79段)手段,即是說,當上 自然使徒對於某人在利位物權的獲取上並無助益,自私者根本一開始就不會熱衷申請。另有一部分自然使徒來自童年時得到村中長輩親朋的舉薦,入讀自然學院,修業完畢後成為 自然選民。兒童自不會扮無私,推薦者亦得不到任何個人利益,所以這種舉無私通常十分可靠。除此之外,申請者都要接受生命歷程分析和心理測驗以確定其性格傾向。」(102)

「其三是四權分立制行政、立法和司法三權乃從政治邏輯結構作劃分,四權半分立則是從文化和實際運行結構作劃分。利益的分配和監察獨立運作,並不由行政決策部門所包 攬,確保行政和決策部門不能運用權力營私。」(103)

「法律由誰訂立?(104)

「司法以外的三權皆可以。但行政法不可以抵觸決策法或利益法,利益法不可以抵觸決策法,及決策法也不可以抵觸利益法 。亦即是說,利益法和決策法產生途徑不同,但地位對等;而行政法則地位較次。當然,大家必須明白,利益權並不就是爭取民眾的利益最大化,而只是確保人人得到起碼足夠的利益,此外尚有決定利益分配比例,與及維護利益必定依法分配。」(105)

「你們的制度跟我們奉為圭臬的有大大差異。我們宗奉的,是契約社會,所有法律都是全民推選出代表所共同訂定的社會契約。」(106)

除掉村層面外,我們奉行的也是契約社會,只不過她是半道治的而已。 大自然賦予每一個體人以自由意志,亦同時透過知、情、意、欲去指導他們的行為,只要社會能夠徹底杜絕異價手段、教條観念、人云亦云、人有我有、宗教盲信等,絶大多數人的所想所行也自然而言地會與大自然契合無間 ;反而像自然使徒般,以人的智慧圈選、培訓出來的,反映出的只是人的智慧知識範圍內最能夠貼近自然智慧的一群,其與大自然的智慧本身仍是有一大段距離的。當全民都可以晉升成自然使徒,屆時道治的契約社會便可以實現 ,也是我們長遠的努力目標。 兼且,全道治的契約社會的實現,也是我們這世代人可以開始硏究往太陽系之外作太空旅行的先決條件, 太陽系以內的太空旅行研究則不受此規限。球決策院認為此措施方可以百分百確保太空旅行的科技不可能被濫用於破壞其他具有生命延續系統的行星上。從權力分配角度視之,現行的自然道治可說是個「責任直接民主制度」,你具備最起碼的有關能力,即自然和社會通識,整全思維能力,並且必定以大自然和眾生的整體利益為最終依歸,不會受到考量私利的干擾,社會分派額外的決策性的清議權力給你。而你們選代表訂契約的做法,在自由市場傳媒和競選資源不平等的影響之下,社會發展方向、價值與及其他並非手板眼見的契約事物都會被嚴重扭曲;你們文明的崩潰根源並不在契約社會本身,而在於異價(見第5章第55、56、61、62、74、79段)手段和實踐機制體現不了契約社會的原則。(107)

「道治社會不單要在制度上杜絕以權謀私利的可能,同時亦要杜絕高層以權謀聲名。所以省級或以上的高層人人都必須隱姓埋名,不能在議事範圍以外的任何媒體出現,需要向公眾發言時則必須由下層的新聞主任輪流代行。」(108)

「真真別開生面,匠心獨運的政治制度啊!(109)

自然道治以其制度機制維護了生命延續系統不因人類的物欲而至受損,剛才見識過了。現在終於明白到,魔鬼就在政經模式 、異價(見第5章第55、56、61、62、74、79段)文化和人的物欲、貪欲和自私基因之內。基因沒法子改變,可以改變的就只有政經模式 、和杜絕異價(見第5章第55、56、61、62、74、79段)手段,若不加改革,任你怎樣遊行、示威、請願、教育、宣傳……,只要你一日不改政經制度, 異價(見第5章第55、56、61、62、74、79段)手段,魔鬼就一日不可能被消滅。(110)

村長忙完一輪,過來跟我們閒聊,我說:「現在終於明白何解你們可以對大自然照顧得這樣週到,只仍然不明白你們的村集體經濟如何維持生產士氣和活力。」(111)

下頁    NEXT PAGE     上頁    LA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