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掌握了分裂原子、改變基因的大能,心靈卻沒有提升至與宇宙、大自然合一的境界,則這大能只足以將人類任意妄為的破壞能力無限擴大,乃至將萬物賴以生存的根基弄垮,將自己連同衆生一起帶向地獄。

此書乃從文學美感的層次演譯出一套人生哲理,也是一套哲理人生﹔一套簡樸的生活藝術,與及一套藝術的簡樸生活。更重要的,是編撰者從固有的中國文化的綠色成份中濃縮出一套與大自然合流的、充滿自然的浪漫美感的人生和文明方向,而這方向在面對著無意義的生產 、消費、資訊、並因此陷入環境崩潰危機的二十一世紀而言,正好發揮對症下藥的作用,故而是一個可以從集體絕滅引向重生的方向。編者按)

居軒冕之中,要有山林之氣味;處林泉之下,常懷廊廟之經綸。

談山林之樂,未必真得山林趣;厭名利之談,未必盡忘名利情。

貧士肯濟人,才是性天中惠澤;鬧場能篤學,方為心地上工夫。

好辯以招尤,不若訒嘿以怡性;廣交以譽,不若索居以自全。

厚費以多營,不若省事以守儉;逞能以受妬,不若韜精以示拙。

才智英敏者,宜以學問攝其躁;氣節激昂者,當以德性融其偏。

了心自了事,猶根拔而草不生;逃世不逃名,似羶存而蚋還集。

定雲止水中,有鳶飛魚躍景象;風狂雨驟處,有波恬浪靜風光。

霜天聞鶴唳,得乾坤清絕之氣;晴空看飛鳥,識宇宙活潑之機。

眉上幾分愁,且去觀棋或酌洒;心中多少樂,只來種竹兼澆花。

倚勢而凌人,勢敗而人人凌之;恃財而侮人,財散而人人侮之。

遇人癡迷處,出一言以提醒之;遇人急難處,出一言以解救之。

吾身所享者,當念其積累之難;吾身所貽者,要思其傾覆之易。

 

田園有真樂,不瀟灑終為忙人;誦讀有真趣,不玩味終為鄙夫。

山水有真賞,不領會終為慢遊;吟咏有真得,不解脫終為套語。

披卷有餘閒,留客坐殘良夜月;褰帷無別務,呼童耕破遠山雲。

會意不求多,數幅睛光摩詰畫;知心能有幾,百篇野趣少陵詩。

會得箇中趣,五湖烟月入寸衷;破得眼前機,千古英雄歸掌握。

草色伴河橋,錦纜曉牽三笠雨;花陰連野寺,布帆曉掛六橋煙。

詩洒興將殘,剩却樓頭幾明月;登臨情不已,平分江上半青山。

閒行消白日,懸李賀嘔字之囊;搔首問青天,携謝朓驚人之句。

世事不堪評,拔卷神遊古千上;塵氛應可卻,閉門心在萬山中。

作人要脫俗,不可存矯俗之心;應世要隨時,不可起趨時之念。

有客到柴門,清尊開江上之月;無人剪蒿徑,一簇春風小院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