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權貴或群眾的寵幸,便飄飄然;受到權貴或群眾的冷落或排斥,便痛苦不堪,這種心理反應足以反映出這受者是個以自我為中心的人,他的苦樂全繫於他所受到的榮或辱之上,以致他的內心世界也喪失掉自主的自由,事事必視權貴或群眾的意向為真理,變成一個是非混淆的人。                    --彭耀階--

我們的政府應該站在一個以哲學、歷史、科學和人文的高度來洞悉社會的
發展和教育的需要,不要老是拿人們的腦袋與腳步來回應經濟的處境和市
場的命運。而政府甚至國家對社會發展的意識,對社會及文明進步的理解
、取態則更為關鍵。           --李志雄--

即使有人真的寫出了人類有可能消亡那樣的憂患之作,無論理論的、文學的, 追求的價值是什麼?則往往是獲獎、暢銷、晉銜、出名。 連災難和對災難的憂患都正成為商品拿到市場上獲利,拿到官家請賞,這樣的人組成的類還有希望獲得拯救麼?                         ---毛志成---

只有當中國人不再被高官能刺激的消閒及消費資訊所包圍,不再一天到晚沒完沒了的為著持他們的消費能力而奔忙,他們的心窗才能夠打開,才有閒暇去欣賞、學習或創作那些靈感泉源來自大自然的中國詩詞、音樂、繪畫和生活藝術等。                   ---彭耀階---

一粥一飯,當思來處不易;
半絲半縷,琠尷咫O維艱。      <朱柏廬先生治家格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