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全求真及方法論基礎之:

求真能力的初步提升 

「在滿是歪理,否則就想當然的國度,我們要播下求真的種子。」

作者:  彭耀階    Pang, Yiu Kai   二○二月  HONG KONG

 求真之旅來到這裡,我們已經認清,求真不光光是尋求真理,一般人視之為能夠救民於水火或是至高無上存在的大道理,也不光光是尋找一些事物、理論、主張、規範等的真相,也不光光是認識得到人生的意義、生命的真諦和價值之所在,也不光光是發掘得到宇宙的奧秘和萬有存在的終極真相,……更不光光是揭破權棍、財棍、政棍、商棍、學棍、神棍、甚或僅僅是騙徒的謊言詭辯和避過陷阱。一如這裡開宗明義地申述了,人是不由分說的給投擲至這個完全由視聽嗅嚐、苦樂愛憎等諸種表面現象所構成,並且將我們的心靈世界團團包圍的世界裡來,上天並沒有賦予人們穿透過表象,直接認識到內裡或背後真相的能力,上天所賦予人的,就只有靈巧的身軀和會思考推理的腦袋,人只能夠靠這個去求取她/他的生存、生活、認識世界萬事萬物真相、生命的意義和滿足,締造更美好的社會、地球,乃至避過個人、人類、地球和眾生的滅頂之災,而所倚靠的工具,就是近數千年所發展起來的<求真>。

當我們認識到求真的必要,立志邁向求真的旅程,就像任何其他旅程一樣,要先作好計劃,預備好沿途要携帶的東西,有些旅程還要事前集訓,先練好體能,攝影技巧等。求真之旅也一樣,出發求真前要預備好,沿途應用的東西,已經開列於先前各章。但亦有不少旅客愛輕裝簡從,討厭受大批行囊的負累,其實也無不可,不用回頭看先前章節,徑直從本章出發,出問題時再回索前面章節也不遲。求真的工具,不就是邏輯、集合和語理,這幾項只是基礎核心工具,將會沿途拾取。反而在出發前必先預備好的,還是求真者的心靈狀況,狀況差劣的,會令到旅程舉步唯艱,可能比背負著太多行裝更為要命。所以,在出發求真前,我們要先提升、鍛鍊好心靈狀況,亦即求真者先要具備良好的「求真素養」。



愛思考

一般人使用腦細胞並不多,九成以上都只是呆在腦子內,不用腦的使用得更少。勤用腦的,對腦細胞的使用會大幅增加,但增加以非常多倍計的,還是連接腦細胞與腦細胞之間,主要作訊息傳遞用的突觸和樹突等。麥居亞為首等一眾神經科學者,於二OOO年量度倫敦全職計程車司機的腦部後海馬體,一處專司處理空間在腦海中呈現的部位,發覺其容積比對照組別內人士的為大,而且,職齡愈高,容積愈大得多。已知成年人的腦細胞即使增加也多不了多少,但突觸和樹突則不同,可以隨神經訊息傳導的增加或減少而相應大幅改變,所以後海馬體容積的增加當是突觸和樹突增加的結果。查實都不用丢神經科學的書包,生活經驗已足夠告訴我們,愈愛用腦,腦筋愈靈活,對事物亦更容易看得通透。

愛思考自然會多思考,但並不就等同多思考。一天到晚都在思考難題的奧林匹克數學老師,可能只為了收入而幹,那就不會從思考中得到滿足,甚至令到他的下意識設法逃避,以至要勞煩上意識不住的對自己作出勸勉來維持,其下意識則會投射出厭煩情緒作回應,此情緒令腦活動減慢,亦即令到神經訊息在腦細胞間傳遞減少,若天天如是,此亦同時令到突觸和樹突的增長大幅減緩,所以不得不幹的思考,即使夠多,也不一定可以令到腦筋更加靈活,若果多得令到下意識投射厭惡感,則甚至會起反作用。此外,天天只思考奧數難題,範圍亦過於狹窄,性質亦過於劃一,到了需要思考其他事情之時,幫助可能不大。

至於訓練智力的趣味難題,對於向來疏於思考的人,確是不錯的開步訓練,不過,當玩上了一段日子,自覺腦筋靈活了,就要停止。因為智力遊戲都是人構思出來,真實世界未必如是,所以都只有活腦和加強邏輯推拷能力的作用,對於增長求真能力的幫助,就只限於此,此外便幫助不大。


愛探求


愛思考就當像個每事必問的好奇童子,與及悲天憫人的大哲大儒:   「我想知道星星何以閃耀……人類的痛苦哀嚎又將我扯回地面,令我好像基督和佛陀一般,想要尋找得到解救眾生苦難的方案。」羅素在其自傳開首中這樣沉吟。同時我們亦要不忘以歷史警惕自己,多少自以為找到了答案的豪強,結果只落得又一次將整個民族帶入深淵!我認為當是如此的事物,是否真的正確?愛探求必須與求真同步,否則都往往是自誤誤人。


愛真相

求真的能力又如何培育得出?最根本因素自然是,愛知道真相。愛思考之人當中,絕大多數只愛幻想,甚至作白日夢,他們對什麽事情都有一套看法,但從來不會問真相是否、及何以真的一如他們所想。好思考而不好求真,小則令思考的意義和好處大打折扣,大則會走火入魔,以致誤己誤人。所以,愛思考必須與愛探求真相同步,求真必須是思考的最高、最終極價值。同時也要知道,求真不單單是個最高價值,還需要有適當的、可靠的方法;   然而也不能單單依靠方法,求真經常涉及對紛繁而且隱晦,差別微細而且相混的事物作出判斷和透視,在在依賴心靈的敏銳和修養以究其真,所以也是一門藝術。

學習求真的要竅:  成效或真相反潰

 

 

學游泳用手按著泳池底來游,學踏單車的用裝上了平衡輪的單車,學數學只聽理論講解而不作演算,很有機會怎也會不會游泳、踏單車和數學。原因正在於缺少了運用的嘗試和成效或真相的反潰,於是沒法憑借反潰抖錯及作修正。學習求真,跟學習活方法、活技能相若,跟學習死知識、死技能不同。他首重嘗試、運用,然後知道成效、正確與否,再按之檢討、修正所知,再作嘗試、運用,如此這般循環多次,有關方面的求真能力便能夠有所增進。入門者應該培養對自然和人文世界的興趣,在認識的過程,不是將一套套科學定理、理論等生吞硬記。學相對論、量子論等最重要還是明白整套理論是依據什麼及用什麼方法發展出來。數理訓練不多的入門者可以不採此途,改從認識軟科學著手。例如科學家怎樣知道地球磁場曾經累次南北顛倒?何以見得地表乃由會移動的大陸和海洋板塊組成、大陸漂移證據何在?何以人類數千年有歷史記載以來,絕多都只有帝國?是否自有人類組織以來都只有帝國?何以世界各處的帝國被推倒之後,再建立起來的仍是帝國?何以近世西、北歐和北美各國卻可以一反全球數千年的常態,推倒帝國之後,再建立起來的不再是帝國,而是主權在民、法律公訂、政府民選的民族國,後來兼且成為幾乎全球各國倣效的典範?

經已建立起來的自然科學,和人文學科不具爭議的知識部分之中,大可著眼於汲取其中的求真養份。諸如此類著眼於真相如何給科學家破解得到的講解,多得一些有心人和機構的努力,已有一小部分給攝制成精彩的視訊,不再需要閱讀比較乏味的文字。個中表表者有英國廣播公司攝制的「地球的故事」。正如探求布丁如何做得好味道,此亦即製作美味布丁的求真過程,有人告訴你一大堆布丁理論,你覺得有道理,其實往往只由於該等理論跟你的一些先見相符,而且洋洋灑灑的多了一大堆道理,於是你便憑直覺,信為真,當作學會了做布丁,沒有據之弄個布丁出來,然後從成效或真相中檢討或作理論取捨,這其實是個低效能的學習,缺乏了先前提到的學習成效反潰循環,尤其是並無成效或真相反潰,那一大套理論即使只是廢話一堆,也不會知曉,待到要拿它來製作布丁之時,效果往往一塌糊塗。這說明了求真能力的培育,必須由已經確知為真的知識、理論、定理開始,而且學習的過程應要聚焦於這些學問的建立原理和過程,而非聚焦於其應用和花巧難題。

觀乎西洋文明,擁有多得不成比例的發明、發現、成功的觀念特破和社會體制改革,這句布丁諺語當發揮著一定作用,「布丁好不好吃,吃過才知。」而非光光看那布丁食理論寫得好不好,甚至不會看是由那位名咀或權威機構所寫所推介。

 



來到這裡,有些人會想反駁,有些問題多於一個答案,甚至只有見人見志的答案,有些答案則多於一個發現途徑,這種培育豈不規限了求真者的能力?請注意,來到這裡,只如同長途遠足者出發前的腳力、耐力和野外定向集訓,求真之旅仍未上路!正如三角學不光用於直角三角形,它更可以拿來計算任何三角形,甚至拿來解代數甚至微積分難題,但三角學入門者則必須從學習直角三角形開始,學懂了以後才可以進而至解代數和微積分難題,我們不可以批評只教入門者直角三角形的三角學就是規限了他們未來在三角學方面的發展。

這裡提到的自然和人文學問,不正好是中學和大初的課程內容?再說,培育學子的求真能力,豈不也該是中學和大初教育的主要任務?只可惜,現時的學校教育,正漸漸退化成職業訓練,頂多也只是世上部份事物真相的認識,遠多於求真。今日初中教三角形內角和定理,就只有「任何形狀的三角形,內角和必定是18O度。」的解釋和示範,接著就是一大堆應用題和解難題的方法技巧。往昔對此定理的推證和借此示範幾何學演繹系統如何建立等的教授,皆已付之闕如!

當認識到一些自然和人文的確切知識是怎樣建立起來之後,便可以開始看看自己是否也習得了一點點求真的能力。方法可以就時事議題作出預測,找些有興趣者共同深入探討,可以增加興趣,可以交流互補,也可以增進另些求真素養:   不在乎人錯我對,以真相為本。當預測有了結果,便可以拿來反饙自己的求真能力,人錯我對則找出自己對的關鍵在那,別人錯的關鍵在那。人對我錯的話,則更之要找出自己出錯的關鍵何在!如是者重重覆覆,弄個興趣小組出來,思考、求真的能力和興趣必定能夠天天增長。

總之,初階求真能力的學習和訓練,關鍵是必須有正確無訛的答案作成效反饋,或者從所習得者推導或預估,在某情況下將會有某事情發生,然後能夠看到事情是否按照所推導或所估計發生。例如我們認為「人心肉造,人可以影響人。」並非單單將這句話加入了做人助右銘便完事,而是由此理論推導出某些可應用場合,例如看看可否借此改善一位愛生事鄰居的行為,方法可以是主動作出睦鄰行動,再從中滲入鄰居相處之道,然後看看鄰居是否一仍舊貫,無事生非?在生活和工作之中,經常都可以遇上各種各樣的,有答案的學習材料,除了可以增進求真能力之外,更可以改善工作和生活,在一定程度上令人生更為美滿。 

上頁    LA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