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嶼山自然今昔(2)

彭耀階(Pang, Yiu Kai)

自漁業現代化至漁場完蛋的過程中,不難發現到盲目追求科技,單一化而且無調節機制的市場經濟,和唯金錢是尚等文化因素與生態災難的必然因果關係:

(1)  資本、技術集約造成資源壟斷,令走向資本(買機動漁船),技術   (機動化)集約的浪潮沒法抵擋。

             機制:  在初階段,向此方向邁進的漁民可得到遠為豐厚的收入,維持原狀的漁民會發覺海堶悸熙蔆U來愈少,不機動化遲早會被淘汰。在後階段,要繼續向此方向推進(再購買更先進的漁船)才可經營下去,其他漁民只好離場(漁場)上岸。

(2)  單一化,無其他調節機制的市場經濟具有極端化傾向,與生態系統講求多元制衡的原則不符,故會把生態環境推向崩潰。

              機制:     比如說, 立魚因濫捕而收獲下降,其價格則因此攀升,漁民則更想大小通「撈」,立魚因此變得更少,價格更為攀升,直至海中沒有立魚為止。

(3)  保護法例難有效力。即使通過保護漁場法律,亦不會有用。

          原因:  1.  無人會像遇到濫殺平民事件般猛烈向政府和公眾施壓;畢竟魚不是人,絕種又何足惜!

2.  罰則只會太輕(是魚,又不是人!)。要算偶然被罰,漁民亦大可將之視作經常開支一部份。

                    3.  海太大,巡查則開支太高昂。

         (4)財團、老闆們會否為了挽救一條財路而進行環境保育?

                   答:     不會。

               原因:   

1.  生態系統為交互影響而且跨境域的錯綜網絡。甲財團若作保育投資,成果經常會被其他財團瓜分,努力亦會輕易被其他財團無心地破壞。要算有好心的漁民積極幫助繁殖海中的魚,其努力和成果必然會被其他漁民撈走,或遭污染破壞。

2.  財路不止一條。當海中的魚被撈光時,價格亦會攀升至以人工方法飼養同樣有利可圖;漁業老闆可以轉而經營養魚業。

                基於同樣道理,當世上的林木被砍光時,財團們亦不會植林以維持紙張和木材供應,他們只會從石油或垃圾堆中找尋代用品,然後告訴人們,那些合成紙張,木材更加好使好用。

      (5)          無人會動腦肋構思一些可以湊效的執行保護法例方法。

              政府:「又不是死人塌屋,有什麼大不了。」

              庶民:「與我的生計何干!」

          人以外的一切事物,若只餘下開發和利用的價值,還有什麼辦法好想?

 

    (五)         現代工業發展第二浪:林木呻吟,雀鳥匿跡,

                  美景難再

          第二浪是島上生態環境的逐漸惡化,始自七十年代,成因有待證實,估計主要由香港及中國沿海地區都市化和工業化所至。主要者計有:    

)   秋冬煙霧愈趨利害,早晚彩霞幾不可復見(相隔還不過七

       八年光景,現今○二年的春秋冬皆已經惡化至大部份日

       子皆灰蒙蒙一片,夏天也好不了太多。空氣污染指數亦已

       由最差不超過七十惡化至今年在東涌突破了一百八十)

    在從前,黃昏歸家時,邊走邊欣賞天上幻變的霞彩,原是島上生活的一平常部份,人們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但其偉大之處卻在於令人的生活平添不少無價的詩意和情趣。現在,這些美景已難得一見。在從前,秋日遠足賞景,秋夜賞星,是不少村童的平常事,成人亦偶一為之,這樣的生活同樣充滿無價的詩意和情趣。現在,除夏日晴天之外,其餘三季,就算萬里無雲,白天亦不易看見藍天,晚上亦不易看見星星。

    

二) 部份植物漸失生機。

                    原為島上村民種植的馬尾松樹林,現在多已氣息奄奄,枝葉稀疏,幸好漁農處在各處水塘集水區遍植的愛氏松,抗污染能力似乎甚佳,可以取而代之。龍眼樹沒有禿頂,卻不能結果。番石榴、桃子仍然結果,卻全遭虫蛀。路旁所見植物,有小部份呈現某程度的不健康現像。心靈敏銳的人,直可以聽到植物在呻吟:空氣愈來煎愈污濁,泥土、雨水愈來愈酸,怎樣過活啊!

    

三) 部份雀鳥匿跡,八哥、噪鵑竟也移民!

          在從前,冬日的景象不單只有太陽,還有藍天;藍天之下,海上還有大群大群的海鷗;田野、沼澤之處,不時還可見到成百上千的黃嘴黃腳、黑羽、翼有白斑的吵耳八哥群湧而起,飛向天邊。山邊林間樹枝上四處跳躍的雀鳥不知凡幾。早上天剛發白,噪鵑便站在林間枝椏上大聲狂笑,把人吵醒。現在,冬日舉頭四望,就只見到太陽,而藍天、雀鳥只有在走運的時刻才可以看見。海鷗不再在冬天飛到附近海面,噪鵑不再在早上狂笑,而最令人費解的是,原本四野皆是的八哥,近年來不知怎的竟會消聲匿跡。倒是人們討厭的烏鴉,這幾年來經常飛到人們的頭上,「啞!啞!」的大聲嘲笑人類的貪婪和愚蠢。

     

      (六)現代工業發展第三浪:禍從天降         

第三浪是赤立角機場的興建。在這人口爆炸,工業、城市發展遠超地球負荷,全球環境生態浩劫步步進迫(註十二: 1. World Commossion on Environment & Development; 2.D. H. Meadows, D. L. Meadows & Randers)的九十年代,拯救地球生態圈的戰爭,已進至寸土必爭的地步。一項工程所帶來的環境影嚮是否可以接受,已經與往昔不同,不可以只量度噪音、廢氣、污水、化學廢料等的排放。推倒一片樹林,填平一片沼澤,毀掉一片自然生境,正意味著多一片沙漠,多一分溫室效應,多一些絕種生物,生態網多一些破損。所以,基本上,在考慮環境影嚮時,下面三類生境或地區應被視為不可以改動或發展:

         

一)生物龐雜度高者。這包括生物品種的繁異程度,各生物類別間的生活型態及生態職位的歧異度,以及其基因的龐雜度等。在維持地球生物多元化的前提下,此等生境或地區乃萬不可少,加上此等境域正所餘不多,故不應開發。

         

二)生態功能不可以替代者。中國沿岸地區的沼澤地,為遠東區多類候鳥的中途覓食,棲息地,現由於中國沿岸地區的經濟發展,正使得這些中途「酒店」買少見少,並使得尚存的沼澤地,尤其是海洋沼澤地,如米埔及東涌-赤立角間淺灘地帶沿岸,更形不可或缺,若不加保留,大批的候鳥勢將面臨絕種的厄運。因此其生態功能乃不可替代。

         

三)自然景觀複雜或殊異者。自然美景的價值自有其不可替代的終極地位,將之破壞開發,無異於賣掉愛侶以換取購買汽車、房屋的資財,乃本末倒置及極之醜惡的行為。故此,聯合國環境規劃署和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在1974和1975年召開的國際環境教育大會,議決的環境教育方案中,亦包括熱愛,親近大自然和大自然審美觀的培育。

          然而,赤立角機場的興建,正好與上述三項要求對著幹。東涌這一片擁有大片阡陌的谷地,三面皆被自七百至近千米的高山環抱著,其上擁有全港大部份兼最集中的高地(圖三)。而大東山與薄刀刃山間深谷內,藏有全香港所餘無幾然而面積最大,長於坡度極高坡面上的原始森林(圖三)。人稱此地黃龍坑,谷內尖峰、危崖、飛瀑處處,景色峻秀險奇,氣勢直迫黃山。東涌望海的北面,離岸不遠處橫亙著丘陵起伏的赤立角島。島與東涌間夾著三數公里長,寬僅半至一公里的半環形淺灘帶。沿岸不獨山明水秀,景色清幽,兼且自西面散頭至東面低埔,沿岸邊盡是大片海洋紅樹林沼澤地(圖三),為候鳥們所餘不多的中途酒店之一。人文方面,東涌岸邊有捕魚、養魚的漁民,有養蠔的蠔民,谷地內和赤立角島上有米農、菜農、禽畜農,鳳凰,彌勒深山山間梵林靜宇林立,為全港最大佛教勝地(圖三)。因此若論生物龐雜度,生態重要性,自然景觀乃至地方文化多元度,東涌——赤立角區皆為全港之冠,極須加以保留。

          可怖的是,香港政府乃至某些香港市民、議員眼中所見到的,僅是金錢,僅是島上大片可供開發炒賣的地皮,而非在不砥觸保護環境,挽救地球生態圈大前提下的可持續發展,終於帶來此一重要生態區的大規模破壞。興建機場直接毀掉的共計約莫有三數公里長,十分一至四分一公里寬的海洋紅樹林沼澤生境,七至八公里長的岩岸生境,三數公里長的沙灘生境,三數公里長的泥灘生境,多於一平方公里的赤立角島上森林生境,自沙螺灣至大蠔沿岸十多二十公里未受現代文明破壞的幽美自然景色,赤立角島上的幽美景色等。此外,受到機場及附帶發展影嚮的計有黃龍坑內的原始森林,前述全港最大佛門勝地內梵林靜宇的清幽、隱修環境,東涌谷地內的農村景色和氣氛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