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值顛倒(2)

彭耀階

(首次發表於九O年十月五日於香港星島晚報副刋)

真希望中電能夠尊重一下香港政府原本的雅意,領會得到倓虛法師的情操,理解一下生產效益以外的其他價值。我們的富豪們不是不惜巨萬以求一只戴於情人手上的鑽戒,不惜巨億以收購梵高的丹青。為什麼對這無價的,失之不可復尋的自然美景偏卻又這般賤視,不肯讓這小小一片彌足珍貴的淨土在地球上繼續存在下去?

 

生活重於經濟

若僅為得一郊遊去處,又何用劃地為郊野公園?自西環至柴灣一帶山嶺,每天早上不都有不少晨運人士登臨嗎?由此可知郊野公園的作用實遠甚於此。事實上,對於營營役役的都市人來說,實在太需要不時離開繁囂,回返大自然,重拾自我,領略一下我復悠然,為尋找真情趣、真意義而生活的智慧。這種經驗可以產生價值抗衡的作用,舒緩一下追逐財貨的心態,認識到世上有不少人並不把生活從屬於經濟活動,相反的,是把經濟活動從屬於生活。不然的話,都市裡面處處虓N地為強化生產和消費等意念而作的設計、規劃、安排,會做成一個述陣,把人的價值觀引向極端,以為生存的自的就是生產和消費:地球上各類環境生態危機,最終其實正是由於人類此等價值觀的泛濫所促成。

保留大嶼山的自然面貌,正可以幫忙把香港市民從生產消費這價值死巷中拉出來,其對社會所起的積極作用,又豈是一座燒煤發電廠所可以比較於萬一!

(這篇文章發表之後,中華電力有限公司宣布考慮放棄在大嶼山汾流興建發電廠的計劃,改在其他地方。---星島晚報編輯按,一九九0年十月十九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