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球公民上集:回到未來

17) 零干擾養蠔(下)

PLANET CITIZENS OPENING PART

作者:彭耀階   Pang, Yiu Kai    May, 2013.

科幻小說體論著目錄

回到蠔村,一條十米寬的水道穿過高大的紅樹林來到停泊著小艇的岸邊,我們一行十多人坐到一艘木製電動小艇上,沿水道往紅樹林深處開過去。水道兩邊都是多行插到泥裡、浸在水裡的竹排,竹排上長滿了蠔,當然少不得還長著滕壼、附著貝、腄K…。前排竹每條插進泥內的竹相隔大約三公分,非常整齊,最後面那一排竹都是一樣,就只中間夾著的四五排竹則不太規則,竹排頂上罩著魚網。(1)

「魚網有什麼作用?(2)

 「讓雀鳥不能吃到長在竹枝上的蠔。」(3)

 「為什麼只蓋著頂,最外和最裡面一排豈不都可以被雀鳥吃到嗎?(4)

「你說得對。」(5)

 「何以不罩到雀鳥全吃不到?」(6)

 「何 解要罩到雀鳥全吃不到?」(7)

 「盡量增加產量嘛!」(8)

 「雀鳥也吃到一部份,產量確會低很多,不過也不算太大相干,我們村的飯開得仍不錯。若將網圍到雀鳥全吃不到,但這裡明明是捕蠔鳥的家園,牠們反而吃不到蠔,不覺得有點兒拂逆自然嗎?」(9)

 「所言甚是,終於明白了。」(10)

電動小舟無聲無息地在寧靜的水面上前進,四周則不時傳來各種水禽的歌聲、叫聲、對答聲乃至覓偶聲。忽地一只露鳥飛過來站到我的膊頭上!        (11)

 「老彭害怕嗎?」(12)

 「不是害怕,而是非常驚訝。」 (13)

 即使我張聲說話,露鳥仍然拍著翼站在我的膊頭上。(14)

 「何解是驚訝?(15)

 「從前我見過的雀鳥都是老遠見到人便飛走,這世代的雀鳥卻不怕人,所以非常驚訝。」(16)

 「嗯!怪不得你不害怕了,老彭,你一定不知道,牠們可能會在你頭上撒野呢!」所有人都笑將起來。(17)

 「你們的雀鳥不怕人,我看定是因為從來就沒有人捕鳥。」(18)

 「即是說,你世代人見鳥即捕了是吧!」(19)

 「中國人有句俗話:背脊向天人可吃。」(20)

 整船人聽吧都笑得幾乎掉進水裡。(21)

 「但這句話原來已經不太老實。 」我說:「即使背脊不向天的,中國人照樣吃。」整船人給驚嚇得幾乎都掉進水裡。(22)

「不用害怕,猴子而已。」(23)

 小舟繼續前行 ,時或有幾隻雀鳥飛過來搭順水舟,約六、七分鐘,來到另一橫行水道的交匯處,看來這大片海洋沼澤地之內具有縱橫交錯的水道。(24)

「我對這類生境也有認識,這些交錯的水道應該不是自然形成的吧」(25)

 「說得部份對。小部份是人工造出來的,不過大部份都是紅樹林内自然會形成的水道。(26)

 「豈不是,你們這蠔場並非零干擾?」(27)

 「對!不但不是零干擾,而是生態優化。」(28)

 「你們不怕沼澤生境總面積減少了,因為部分紅樹要被清除作水道?(29)

 「我們的作業可以令到紅樹林的外緣加快發展,只要水道的總面積不多於新增紅樹林總面積,水道之間的紅樹林夠寬濶,而且水道內的作業對各動物不構成干擾,尤其是要令到生物不害怕人類,於是乎水道分割開來的各片紅樹林在生境內的動物而言仍是連成一片,生境總面積也就不會因此減少。」豪哥解釋。「這裡更之是新增紅樹林面積遠大於同期新增的殖蠔水道面積,因為要達到生態優化的目的。」(30)

 舟行大半小時才穿越整片紅樹林。自開寬海面上,才可以清楚望見這大片蠔場原來是昔日海灣中間一個窄長形向南伸出海面的一個半島,與 遠處另一半島之間的整個海域範圍。(31)

 「這蠔場面積足有二十多平方分里。」豪哥說。 (32)

 「奇怪呀!以我來算的二十多年前間或會經過這裡,當時仍是一片大海,估不到今天全成了紅樹林沼澤地,「滄海桑田」,真真一點不錯。」(33)

 「喲!有辦法了! 弼時忽地跳起來大叫。(34)

 「什麼事有辦法?」眾人都大惑不解。 (35)

 「老彭究竟是多少世代以前的人,我現在想出一個粗略估算的辦法來了。」(36)

 「那好極啦!只是奇怪大家正在讚歎這巨大紅樹林的當兒,你卻離了題,專注到毫不相干的事情上。」(37)

 「老彭有所不知,正好是剛才你的滄海桑田感慨之言,令我靈機一觸。」(38)

 「大惑不能解呀?道來聽聽吧!」眾人都嚷著說。(39)

 「按照老彭描述,當年河口由東西兩個伸出海中的兩個半島包圍出一片方圓二十多方公里,而出口則只有幾公里寬的圓形海域,由於河水必定夾著沙泥有機物等,於是部分沉積於這海域之內,只要老彭知道當年出外海處水深,加上我們研究出每年積疊厚度,就可以粗略估算出老彭是多久以前的人了。」弼時解釋。 (40)

 「又是道理, 估不到弼時不單止天文,地理也同樣精通。」 (41)

 「縣政府知道這兒的積疊率按年是多少嗎?」。弼時問。(42)

 「手頭上沒有資料,但憑空估算也知道起碼非十萬八萬年不可。」女縣長說。 (43)

「怪不得玩考古的人從未發現在遠古曾有先進文明出現過。」(44)

 「亦即你們對於我們那個經已死亡了的工業文明一無所知。會不會你們這人種是我世代劫後餘生者的後代?」(45)

「也說不定。」(46)

 「話說回來,何解你們的作業可以令到紅樹林加速向外擴展?」(47)

  「最外緣的竹排起著堵住河水帶同出外海的泥麋和養份的作用,於是都沉積在竹排附近,久而久之竹排的前前後後就會由原來潮退也看不見泥灘的潮下帶轉變成潮退後看見泥灘的潮間帶。(48)

 「原來如此,於是乎一舉可以兩得,既可產蠔,亦可擴大紅樹林面積。」豪哥於是將小舟駛到新長出來的泥灘旁,但見大大小小的水筆幼苗自泥中伸出,還有數不盡的紅色蟹鉗和淺灰魚鰭,自泥中伸出來向我們招手。數以千計咀長腳長的鴴露驈鷀之類雀鳥在灘上往來覓食。這景象令我明白到,我代人偏愛將紅樹林砍光養蠔,人的生計乃以破壞眾生的生計取得。這未來世的人則明白人的生計非但並不非如此不可,更且可以借經營人的生計同時善利眾生的生計,原則不在於吃素還是吃肉,而在於 盡量以不干擾大自然的方式取得糧食,亦即在於是否掌握得到生態學問,自然之道,腦筋是否靈通,明白人的智慧沒有可能跟自然智慧相比。反而種植米麥瓜菜,很難不 借大程度干擾大自然達成;耕地原本就是把野林砍掉而取得,即就是一片霸佔野生生物家園和覓食地而得的土地。 當然,有一點必須強調,以免引致錯誤理解:以我世代二十一世紀的主要糧食生產而言,素食比肉食所做成的自然干擾的確少得多,況且牲畜的飼養過程往往也不仁道。 (49)

 再回到蠔村,天快齊黑,豪哥把回程時教我們挑選和採集的特大蠔先拿去沖洗和急凍。「特大蠔已屆中年,生殖了不少下代,經歷了完整的蠔生,給我們食用不但完成了整個生命個體的最後任務,更且是毫無痛楚地完成,比起給捕蠔雀吃掉舒服多了。』豪哥邊撬開急凍了的蠔邊解釋。     (50)

 「何以給我們吃就是蠔的生命個體最後任務 ?」我有點不明所以。(51)

 「蠔正好是海岸食物網的中層成員,食物網的成員就是要供上層成員所攝食,成為上層成員的能量和養份來源。」豪哥解釋。(52)

「先急凍再撬開蠔殼又有什麼作用?」(53)

 「確保蠔無痛死亡。」(54)

 「何以見得?(55)

 「蠔沒有腦子而且不是恆溫動物,即便有腦的非恆溫動物,體溫驟降時亦只有迷糊麻木的感覺,沒有腦子的蠔甚至不用應付溫度變化,所以連迷糊麻木的感覺也不存在。」豪哥不厭其煩地解釋。(56)

 「原來如此,明白了。不過,過去我在市場買到、在餐廳吃到的,可百分百並不是這麽一回事。(57)

下頁    NEXT PAGE     上頁    LAST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