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陸紹珩

( 人掌握了分裂原子、改變基因的大能,心靈卻沒有提升至與宇宙、大自然合一的境界,則這大能只足以將人類任意妄為的破壞能力無限擴大,乃至將萬物賴以生存的根基弄垮。

此書乃從文學美感的層次演譯出一套人生哲理,也是一套哲理人生﹔一套簡樸的生活藝術,與及一套藝術的簡樸生活。更重要的,是編撰者從固有的中國文化的綠色成份中濃縮出一套與大自然合流的、充滿自然的浪漫美感的人生和文明方向,而這方向在面對著無意義的生產 、消費、資訊、並因此陷入環境崩潰危機的二十一世紀而言,正好發揮對症下藥的作用,故而是一個可以從集體絕滅引向重生的方向。編者按)

白雲在天,明月在地;焚香煑茗,閱偈翻經。

溪響松聲,清聽自遠;竹冠蘭佩,物色俱閒。

雪後尋梅,霜前訪菊;雨際護蘭,風外聽竹。

松風澗響,自然之聲;高臥閒窗,綠陰清晝。

翠谷碧松,高僧對奕;蒼苔紅葉,童子煎茶。

花前無燭,松葉堪焚;石畔欲眠,琴囊可枕。

林泉之語,風飄萬點;蕭然無事,閒掃落花。

郊中野坐,固可班荊;徑邑Ⅴ矷A最宜拂石。

幾點飛鴉,歸來綠樹;一行征雁,界破春天。

旭日始緩,蕙草可織;園桃紅點,流水碧色。

萬綠陰中,小亭避暑;雨過蟬聲,花氣人醉。

少學琴書,偶愛清靜;開卷有得,欣然忘食。

過分求福,適以速禍;安分速禍,將自得福。

聖賢為骨,英雄為膽;日月為目,霹靂為舌。

有僊骨者,月亦能飛;無真氣者,形終如槁。

與梅同瘦,與竹同清;與柳同眠,桃李同笑。

風波塵俗,不到意中;雲水淡情,常來想外。

曉起入山,新流沒岸;琴聲未盡,石磬依然。

手撫長松,仰視白雲;庭空鳥語,悠然自欣。

落花慵掃,留襯蒼苔;村釀新蒭,取燒紅葉。

烟蘿掛月,靜聽猿啼;瀑布飛虹,閒觀鶴浴。

心無機事,案有好書;濯足清流,菊為逸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