略述生態村的工作和學習

彭耀階

村內的孩子並不會到外面的學校裡去上課,除非是其他各種 各樣的專修課程,因為基本上以功用為價值骨幹、建制層級化和裝配線作業式的學校正好就是負面社化和負面教育的根源本身,尤其是在人生價值的發展方面,村民並不會接受孩子從學校身掛Е艅鴘漱@套追求金錢、社會地位和權勢的人生方向回來。老師並不只擔當授課的工作,也要幹其他工作,實質上老師們只是村民之中學問較高的兼要負上教學之責,此外探討教育、有關哲學的村民、或者是具備教學實戰經驗的則兼要參與教育的決策和教學、課程等設計的工作。即使是其他村民,只要在某方面有專長的都會兼教他們具有專長的課。孩子也不是一味上課,一天中最幼少的不會花多於半小時、最年長的一天也不會花多於兩小時於需要強度操練的學習如計數、寫、做各種練習等上面。擔當村務、社區參與和野外研習會是孩子們學習的一個重要的組成部份,即是說,生態村的教室就是村莊、社會和大自然本身,所授的課除了語文、數學、自然美學、整全思考方法(邏輯、集合、語理分析、科學方法、模擬思維、系統思維、不意識思維、直觀、內省、感受、頓悟)等必修科目之外就是宇宙、大自然、社會、生命、生態村的營運和生態村的生活本身。

其他村民有的打理有機菜田,有的打理生態林,有的處理有機肥,有的打理沼氣井,有的打理再生能源系統,有的打理生態魚塘,有的從事售賣至外面的生態貨品的生產,有的到山上打理野生林內的野蜂箱,有的坐到辦公室內打理網站、電郵、和與外界聯絡...,等等。村民並不會長時期只做同一個工種,每三個月至半年,村民之間就會調換工作崗位,以增加生活體驗、對村莊的投入、理解、和減少工作的沉悶。生態村強調消除在都市內流行的疏離現象,尤其是工作和樂趣、意義之間的疏離,所以村莊盡量不會對村民施加工作上的壓力,也強調村民之間不要批評其他村民的工作表現,讓各人都是自發地工作,相信大自然的安排,盡量讓樂趣和意義成為村民工作的原動力。就幹同一件機械式的勞動而言,生態村已預算到這種工作動力所能夠產生的效率將會較「胡蘿白和棒子並用」作為動力所可以產生的為低,但這其實並不會構成問題,因為這種勞動能夠真正滿足到村民們潛藏著的建設衝動,並且使之得到釋放,而不是單單為著月尾的薪水袋或是在親朋聚會時可以炫耀其體面工作和車子樓房等而天天萬分不情願地逼迫著自己,要自己沒完沒了地承受著壓力、苦勞和爭鬭;村民們明白到其實這是何等愚蠢的對自己底寶貴生命的摧殘。 至於那些壓根兒毫無自發的建設衝動,沒有胡蘿白和棒子便不勞動的人而言,他們也壓根兒不會有興趣成為生態村民。當工作和樂趣、意義掛鈎時,人們才會意識到他的工作和其他生命、和大自然的關係,才不會幹出對他人、社會和大自然其實具有損害作用的事情,才不會結果又令到人們經營各類事情和達到相同果效所需要作出的資源投放又要平白地大大增加,愈來愈需要增加,以致到使用「胡蘿白和棒子」所帶來的效率增加結果仍然抵消不了以此作為動力所帶來的在人力和金錢等各樣資源投放上的虛耗。